学霸君被传破产,当年题库大战获胜者倒在在线教育红利之年?

12月27日下午,关于学霸君倒闭的传闻甚嚣尘上。

一位备注为“学霸君1对1教务主管”的人士在其朋友圈发文表示:“刚刚结束领导们给我们召开的长达数小时的无电子设备口头会议(防止录音),给大家说一个事情,学霸君已经倒闭了。我们现在正在排队上交工作手机及卡号,这也是我上交前的最后一条朋友圈……”

在一个名为“高中正式学员排课群”里,一位备注为学霸君班主任的尹老师也发文称“学霸君部分收购,相当于倒闭破产,我们全体老师、班主任、包括规划师全部被迫辞退,所有人没有工资,我们也是受害者……”

在另一个“学霸君全职教师群”中,还有人表示“总部出现乱象:技术团队电脑被拿走,警察入场,据说是加盟商报警。此外,小班课业务被其他家公司接管,但1V1业务解散,原因是资金链断裂,目前供应商、老师工资、学生退费,大概拿不到了。”

而微博上名为“学霸君”的超话,也在今日密集出现了关于“公司倒闭、老师讨薪、家长维权”等相关讨论。

网易教育就此事向学霸君方面求证,截至发稿并没有得到任何官方回应。

但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今日晚间在教育创业投资扯淡群中现身表示:”多谢大家关心,我还没失联,在继续努力。我们已经可以疏散绝大部分的员工了,多谢群里的一些机构的帮忙……如果大家对我们北京的上海的产品技术销售感兴趣,可以找我。“

事实上,早在几日之前,脉脉上就有关于学霸君破产清算的传闻,曾引发小规模讨论:“学霸君倒闭,要清盘了,下周一官宣”,“最新消息,学霸君破产了”,“学霸君资金链断裂,申请破产。解散部门,两百多人突然失业”……

彼时,还有人评论称“几年以前就说倒闭,不也没倒闭吗”。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信息浮出水面,在这个在线教育红利之年的年末,学霸君或真的无缘新一年的开启。

学霸君出现今天的被动局面,也并非无迹可寻。

从融资历史来看,很难想象的是,来自学霸君官方披露、切实可查的最新一笔融资,是2016年12月,来自招商局资本、远东集团、皖新传媒的C轮融资1亿美元融资。

在这之后,是学霸君2018年7月曾在To B业务被卖身字节跳动之时,官方曾透露“D轮融资顺利进行中”;是2020年4月,有媒体爆出学霸君张凯磊曾在公司内部群表示“近期已签署了新一轮投资协议,目前正在走相关的法律审批”。

但这些传闻,最终都没有得到来自官方的拍板认证。学霸君官网企业动态一栏的融资也止步于4年前的这笔C轮融资。

(截图来自学霸君官网)

也就是说,在这个主要靠资本为在线教育企业输血打仗的年代,学霸君试图为自己造血了4年之久。

期间学霸君不无“求生”动作。

比如开放加盟。不排除这是一种输血的方式,但这一步迈出之后,也意味着学霸君需要在加盟商管理、培训等方面大下功夫,同时也要背负一旦加盟商出现问题、学霸君品牌将受影响的危机。

当然,学霸君方面也深知这并非维持现金流稳定的最佳方法,多位业内人士也对网易教育表示学霸君一直没有停止过融资的步伐,但却一直没有好消息披露。

事实上,早在2019年K12在线1对1的混战就已经结束,掌门教育、轻轻教育也以绝对的优势成为该赛道的领跑者,从最初的拼规模进入到拼效率、探索盈利的新阶段。随着赛道竞争格局清晰,相对应的是资本方也开始摒弃过去“押注式”的投资方式,聚焦头部。

在今年9月,掌门教育甚至拿下了软银旗下愿景基金领投的4.5亿美元新一轮巨额融资,金额数直逼当下最火的在线大班课赛道的融资规模。

随着整个赛道的马太效应越发凸显,学霸君的融资难度也在不断加剧。但与输血能力相背驰的,是学霸君在企业运营端对资金要求越来越高。

其一,2018年3月签下代言人海清。

对于一个企业来说,签下代言人这一动作本身的费用其实并不高,但之后要推广代言人品牌策略,就要面临非常昂贵的传播费用。在此方面,学霸君确实做了不少与代言人相关的品牌宣传策略。

2019年8月,在学霸君1对1首席家长海清主演的电视剧《小欢喜》火爆之后,海清还曾到访学霸君北京公司总部,与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对话教育。

其二,探索新的增长曲线所面临的运营压力。

早在今年年初疫情爆发、学霸君推出一系列免费赠课之时,网易教育就发现学霸君方面已经在涉足在线小班、大班课程。

彼时,学霸君方面曾表示,相对于1对1,班课的形式更利于辐射更多的中小学生,满足更多中小学生的学习需求。“此前,学霸君已在内测小班、大班的班课模型,此次疫情加快了其上线步伐。”

此外,网易教育也观察到,学霸君早已开始低调探索少儿课程。从学霸君官网来看,该课程涉及国学文体&古诗文鉴赏、数理思维逻辑、英语语体赏析三类,课程虽然以动画、游戏元素为主,但主体形式依旧采用的是1对4小班直播的授课模式,并非AI互动课。

对于饱受“规模不经济”质疑的在线1对1企业而言,布局小班、大班等新的增长曲线,确实是一种可探索盈利的重要运营手段。

但也需注意的是,任何新业务的开展都必然离开不了高额的研发费用、管理费用;更不用提,学霸君试图涉足的在线小班、在线大班、低幼启蒙课程,都面临着更为激烈的竞争压力,且这三个赛道的选手目前都是频频融资、现金流充沛的状态。

在本身经济能力就欠缺的情况之下,试图进入强有力竞争对手的赛道并分得一杯羹,显然并非易事。与此同时,其他在线教育赛道竞争的白热化,又使得整个在线教育行业的获客成本进一步抬升,学霸君的获客成本自然也将不可避免地提高。

其三,疫情的重创。

在今年4月被传融资之时,有媒体透露张凯磊曾在公司内部群表示:“由于疫情原因,对学霸君的业务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在压力很大的情况下,我们选择了优先保障小伙伴的工资和奖金不延期不降低。同时管理层已经从疫情开始期间全部半薪,一直到疫情对我们的影响结束。”

很费解的是,张凯磊的这一说辞似乎在表明在2020年疫情笼罩的这一年,学霸君并没有享受到属于在线教育企业的流量红利。

目前这一说法并没有得到官方的解释。

不过可以猜测的几个方向是:疫情之下一波波免费赠课潮的在线大班课显然是绝对的流量红利享有者,在线1对1的红利程度自然无可比拟,甚至还可能被抢夺生源;随着疫情的发酵、倒闭教育企业的增多,行业的马太效应也会越发凸显,大品牌因为家长信任度过高将更大程度集中生源;在疫情之下线下加盟商的压力将不可避免地集中到学霸君总部……

2019年,张凯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这样概括过去的5年,“如火如荼、波澜壮阔、群起云涌、柳暗花明”,他曾坦言自己在这个赛道行走的迷茫与混沌,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又多了那么一份对于未来的期待。

但这份期待,或将就此消失在在线教育滚滚浪潮之下……

(责任编辑:孙颖莹_NB1900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